来源:新浪上海

深度老龄化的上海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量很大,要求也越来越高。在上海中福会养老院,50多名护理员持证率近100%,中高级别的超过半数。照顾老人费力费心,他们在经年累月的照料和陪伴中,始终带着责任,带着感情。请听本台记者汪宁发来的报道:

[张奶奶,侬今早到啥地方白相了(学绕口令)个么侬成功伐(基本成功)]

在中福会养老院总能听到这样亲切的乡音,因为这儿的护理员大多是本地人。工作11年的高级护理员朱芬华和唯一的男护理员沈伟荣说,坚守在这儿,不仅是因为单位就在家门口

[有点亲切感吧,像自己家里老人一样

我们好多退休的护理员,有时候还会来帮忙做,就是割舍不下这份情]

护理工作外人看来大同小异,但操作细节因人而异,效果可能天壤之别。95岁的郑爷爷去年腰椎出问题,对于高级护理员罗平林来说,起床时帮忙搀扶一下很简单,但她通过查资料、宁可每天扯着嗓门叫耳背的郑爷爷自己起来。

[爷爷,手外展、屈膝,这个手外展,慢一点,这里有绳子手拿住(现在可以爬得起来,蛮好蛮好)一直不动的话,单靠护理员他肌肉骨骼都会退化的。我们养老院不是很好的学习氛围吗,对老人有用的我会做笔记的。这样肌肉得到了锻炼,也找到了自信]

在失智失能老人较多的1号楼,记者注意到, 96岁的余奶奶是护理员郭英用奶瓶喂饭的。原来余奶奶用调羹喂,总是不张口,郭英生了二胎之后想出了奶瓶的好方法。

[奶奶,我们吃饭了,来,嘴巴张开,啊,握着我,奶奶很棒的。玻璃奶瓶也用过,没办法挤,她女儿有一次买了个奶嘴偏软,塞进去含不住,现在又换了一个]

身体较为健康的老人,诉求更多,有时近乎苛刻。2、3号楼护理组长徐春香说,只要能办到,护理员们不会说一个“不”字。

[这里有个老人,洗澡要七条毛巾,从洗脸的洗头的擦身的洗脚的,所以后面我们就是做标记,搞一个丝带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只要是大的原则不违背,我们是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这些护理员悉数考出了级别证书,不少人还入了党,每个月的学习考核也是雷打不动。郭英告诉记者,自己的父母相继过世了,现在她要把更多心思扑在身边这些老小孩儿的身上。

[我刚刚读了认知症的证,现在还在读大专。每个月读书分享、然后组内学习,再加护理部的培训]

关键词:上海养老 养老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