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医疗,在学科上称为康复医学,是针对残疾者及老年病、各种急慢性病而导致的功能障碍,应用以物理疗法等为主的多种医学手段,以预防、恢复或者代偿患者的功能障碍为目的的医学分支学科。

我国康复需求体量及主要来源

根据普华永道的调查显示,我国目前的主要康复需求来源于:神经内外科、骨科、心肺科、小儿科和妇产科等疾病的术后康复需求。此外,骨科术后的行动障碍及致残率高,因此康复治疗的比例较大;另一部分人群是儿童和产后人员的康复,由于亲属重视等原因,大多数家庭在儿童康复和产后康复的支付意愿是最高的。

康复医疗三大掣肘

有一位康复领域的创业者对记者说过这样一句话:“康复不是治病,而是缓解。”传统的病人在手术后,多遵从医嘱回家修养,尤其是老年病患,但实际上,回家疗养大部分属于“低品质生活”,因此,在康复领域的创业者有一个概念,那就是康复注重的不是治疗,而是功能,“恢复患者的功能”是康复的首要目的。同时,有这样一组数据显示,以脑卒中康复为例,康复治疗可以使90%的患者恢复步行和自理生活,30%的患者恢复较轻的工作,而不进行康复治疗的患者,达到上述两方面康复效果的比例分别是6%和5%。

对于我们接触到的几乎所有康复领域的创业者而言,他们共同的感触就是“要打开这个市场真难”。那么,为何就从数据看来康复效果的作用是明显的,市场的反应仍然较为冷淡?我们认为目前有三大掣肘阻碍着我国康复医疗的发展。

医院端:康复科在现有医疗体制下长期被忽略

现阶段康复服务的专业化程度不足,品质区隔不明显。大部分康复服务集中于脑卒中和骨科,类似于颅脑损伤、脑肿瘤术后、脊柱(脊髓)损伤和人工髋/膝关节置换术等专业术后康复服务的需求还远远没有被满足,类似病人的整个康复过程都处于住院阶段,医疗床位周转率低下。

2011年卫生部下发关于《综合医院康复医学科建设与管理指南》通知,要求所有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必须建设康复医学科。

虽然有政策规定,但现实是综合医院的康复科室不受重视,与发达国家的医疗机构收入主要为患者对医生的知识、技术买单不同,我国的医疗机构主要收入来源于药品,而康复治疗多采用物理手段,并不能为医疗机构带来这部分收入。康复医疗的服务对象处于疾病相对稳定期,手术治疗少对医技依赖度低,药品耗材花费相对少(康复医院平均药占比约20%左右,远低于综合性医院40%左右的药占比水平)。

据了解,综合医院的一个康复病床一天可以为医院带来300-500 元收入,而如果将病床给外科,则一天收入在3000-5000元。

供给端:人员和机构均缺乏

康复人才

目前,我国康复医疗专业人员只有不到两万人。我国开办康复治疗专业的大学本科院校只有75所,专科院校158所,每年毕业生总数仅约8000人,而且超过七成为专科学历。目前大部分康复机构的业务技术人员所占比例低、康复专业技术人员所占比例低、康复专业技术人员学历层次总体较低,甚至在某些康复服务机构中,出现非专业技术人员与专业技术人员倒挂的现象,严重影响了康复服务的提供及康复事业的发展。

学科与专业建设严重滞后。与发达国家康复治疗专业都普遍开设有较为成熟的学士、硕士和博士课程体系相比,我国康复医学与理疗学的硕士招生单位仅有34个,博士招生单位仅有9个,而且康复医学各层次教育的培养模式、课程设置、教学内容、师资条件等缺乏规范标准,存在标准杂、资源散、层次低等问题。

康复机构

康复医院数量少。根据中国信息网发布的《2016年中国康复医疗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规模预测》中的数据显示,在我国,综合医院康复科及康复专科机构数为3800 家,占比28.4%;康复床位数98992,占比2.2%,康复医护人员数39833 占比0.72%。

康复科/专科医院比例不到50%。2012年国内综合医院康复科共3288家,康复医院338家(不包括护理院与社区康复医疗),其中城市206家,农村116家,全国600多城市,一半以上还没有建立独立的康复专科医院。

社区医疗卫生场所中56%没有设立康复科,并且社区康复人员职称以初级职称为主,一年中只有 25%的康复人员参加过康复培训,远不能满足人们对康复医疗的需求。

社区康复机构建设不足使得《“十二五”时期康复 医疗工作指导意见》提出的分层级、分阶段的康复医疗服务体系无法真正落实。

双向转诊体系不完善

临床科室与康复科或康复医院之间畅通的转诊机制为有康复需求的术后病人提供了绿色通道,能有效地消除上下游科室之间的转诊阻碍,这是康复医疗发展的关键。

根据普华永道的报告显示,目前国内的康复患者转诊机制主要分为三种,包括院内科室间转诊、医院层面深度合作转诊和临床医生个人推荐转诊。

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院内科室转诊的方式较为简单易行,且国内的高端私立医院,如北京和睦家医院等,已经建立快速完善的院内转诊机制,根据术后患者的康复意愿,术后3~5天便可转入和睦家康复医院接受专业的康复治疗。

在临床医生推荐转诊方面,院内的康复科往往成为首要选择,其次是合作康复机构,在这个层面的转诊患者,多是受医生的个人经验的影响,因而会造成覆盖面较窄,资源过于集中的现象。

启示

哪怕是在最火热的医疗资本市场,康复医疗也属于尚未被投资人深度挖掘的“处女地”,这一点从估值上可以略见一二。

与综合性医院上下游协同,建立合作关系

我国公立医院较高的平均住院天数为康复医疗扩张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目前我国公立医院病人平均住院天数(约10~11天)显著高于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香港:7天;日本:5天)。

康复医疗主要承接急性期后病人,综合性医院的康复患者通过转诊至合作康复医疗机构,可以帮助综合医院提升营收与病床周转率,促进双方收益率与运营效率的提升。

此外,康复医疗发展亦有利于降低医保负担(康复医院日均治疗费用低于综合性医院)、并能为病人提供更好的康复服务,实现多方利益共赢。这也是许多券商看好康复医疗市场前景的原因之一。

正是因为综合三甲医院的康复科病床少、设备不完善,院内转诊几乎少有,因此,建立完善的康复治疗转诊制度,尤其是与综合三甲医院的合作,承接急性期后病人,打造畅通的转诊机制,术后的康复需求巨大,对于下游的康复机构而言,相当于有了稳定的用户来源。

社区康复大有可为

急性期患者出院后转入护理之家的占15%~30%,转入家庭的占35%~60%,由此可见,患者在急性期之后,回归家庭或转入护理之家者占绝大多数。因此,大力发展社区康复服务可以很好地满足患者对长期康复医疗的需求。

开展社区康复,为患者提供一个在社区即可以得到在医院的治疗和服务,开展这种治疗模式的好处是费用较低,受众十分广泛,适合我国现阶段的康复治疗需求。

2016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提出要实现残疾人“人人享有康复服务” 的目标。

从这个覆盖面而言,小而专业的社区康复是的重要手段,它具有低投入、广覆盖、可及性强的特点,但是目前我国只有16.7%有康复需求的患者能得到康复服务 ,巨大的缺口也意味着巨大的机遇。

而目前,我国的社区康复功能多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载,公共属性较为浓厚,因此在专业度和人员配置上,都不属优秀。

在专业康复有一定根基后,在深入社区康复,而据动脉网的了解,在已经提供社区康复服务的企业中,多数属于试点状态,缺乏成熟的模式引导。

目前,许多上市公司积极布局介入康复医疗服务行业,而其中,拥有品牌资源和良好的复制扩张能力的康复机构是投资者普遍看好的。


自2016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康复辅助器具产业的若干意见》发布以来,康复辅具产业迎来新的历史发展机遇。24个国家部门和单位联合制定相关的支持措施清单,上海市政府也发布了具体的实施意见,从产、学、研各方面全方位加快发展康复辅具,为应对人口老龄化、满足残疾人康复服务需求、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中国国际康复辅具发展高峰论坛由上海民政局、上海贸促会主办,聚焦目前中国康复辅具产业的布局及发展、世界康复器具领域的创新与实践,融合行业各方所长,凝智聚力助推中国康复器具事业。

CHINA AID2019紧随政策推行,企业发展,会将康复辅具智能产品展示区,升级为康复辅具智能产品馆,囊括更多企业与产品。另外将全新展示“无障碍城市体验馆”。

2019年6月11-13日CHINA AID,来现场体验最新康复产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预先登记,快速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