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现实世界里,有这样一座小镇,这里的一切都是假象。

理发店里的理发师是假的,超市里的售货员是假的,饭馆里的厨师是冒牌的,甚至连邻居都是雇来的。

这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对于生活在这里的认知症老人来说,住对了地方,“愚人节每天都过”。

(配图来源于网络)

普通的养老院总是令人沮丧,很多设施无法满足老人的需求,还会增加老人的心理负担或风险。

对于越来越多的认知症患者来说,这些设施甚至更糟糕:它们重复的结构让人很容易迷路,它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老人们一生都生活的地方。

总部位于丹麦哥本哈根的Nord建筑事务所正在为认知症患者建立一系列中心,这些中心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乡村或城市,而不是荒凉的机构。

(配图来源北师)

(配图来源网络:哥本哈根的乡村)

这些专门为认知症患者设计的设施的必要性正在上升。从2000年到2015年,死于认知症的人数增加了123%。仅在美国,就有三分之一的老年人死于这些疾病,到2018年,美国损失了2880亿美元。

随着认知症患者数量的增加,一些护理中心正从机构建筑转向以村庄为基础的设计。

几年前,荷兰的一个记忆护理中心被设计成一个小“城市”,它率先采用了这种方法,现在欧洲和美国的其他地方也在采用这种方法。

(配图来源网络:荷兰霍格威小镇)

荷兰小镇霍格威(De Hogeweyk)是全球首家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的老人专门建立的大型疗养院式“失智照护小镇”。建造共花费了1930万欧元,其中1780万来自政府,其余的来自社会组织。

(配图来源网络:荷兰霍格威小镇)

20世纪50年代的复古建筑风格让人感觉仿佛小镇居民都是穿越而来生活好像一下回到了50年前。

(配图来源网络:荷兰霍格威小镇)

这里一切都是假象。不仅理发师、售货员、厨师、邻居是假,而且听说镇上来来往往的路人是假的、超市、餐厅是假的,店员也是假的。全村250名全职或兼职的护理人员医生和专家扮演成村民为152名失智老人提供24小时全方位照护。

(配图来源网络:荷兰霍格威小镇)

在这个小镇住着的人不用每天都被关在家里,他们可以随意地在小镇上行走,可以去喝本咖啡、喝点小酒,找人聊聊。失智老人可以在这个小镇上像正常老人一样起居,过着有尊严的生活。

(配图来源网络:荷兰霍格威小镇)

在法国西南部,Nord已经破土动工修建了一个被称为“阿尔茨海默病村”的项目,这个项目被安排成一个小社区,以共享服务为导向,比如中心的理发店、杂货店和图书馆。这些共享的设施将对公众开放,这一决定有助于将养老院整合到Dax镇。该设计以小群公寓和一系列更多的中心村庄为主体,反映了周围法国城镇的布局和外观。

(配图来源北师)

“我们知道大多数病人来自这些类型的村庄,”Nord合伙人Morten Gregersen说,他负责设计。“我们想要创造一个与他们来自正常地方不同的环境。这是建立在当地建筑传统基础上的非机构氛围。”

(配图来源网络:法国小镇)

由于居民们已经在应对一种使他们健忘的衰弱性疾病,在一个与他们习惯的环境相似的环境中,他们可以轻松地从在家生活过渡到在护理机构中生活。

Morten Gregersen说:“当他们的认知水平慢慢下降,他们阅读新事物的能力消失时,他们会联想到他们更了解的事情,以及他们在童年时就知道的事情。所有这些东西都需要融入到设计中,这样我们就不会创造一个让人们迷失和困惑的地方。”

(配图来源北师)

大多数医疗设施不是这样设计的是有原因的。

大型的现代化建筑使后勤上更容易更有效地照顾更多的人,因为他们都位于物理上更接近彼此。除了创造一个感觉更像村庄的地方,这也是阿尔茨海默氏病村庄设计过程中的另一个重要考虑因素。

(配图来源网络)

为了让工作人员更容易照顾病人,他们的生活区融入了村庄本身。此外,Morten Gregersen希望,由于环境对病人来说会好得多,他们需要更少的日常护理。

Morten Gregersen和他的团队研究了病人周围的环境如何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质量和康复。

(配图来源网络)

Morten Gregersen说:“在神经科医院,病人房间里发生脑损伤最重要的事情是他们需要尽可能多地暴露在日光下。”

虽然今年夏天早些时候在主设计完成后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对这一方法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但Morten Gregersen的方法——利用研究支持的证据来影响医疗空间的设计——是合理的。他说:“我们试着用建筑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用机构的、机器的或规范的方式来思考医疗建筑。”

(配图来源北师)

Morten Gregersen和Nord也在丹麦、挪威等地从事基于村庄而非机构概念的项目。在丹麦,建筑师们计划在山坡上建造一个类似村庄的养老院,它有两个内部庭院,病人可以在室外活动,而不用担心他们迷路。

法国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村就像一个封闭的社区,建筑师们正在挪威规划一个全新的养老院周围的整个城市,在那里居住的人充当向导,帮助认知症患者在迷路时找到回家的路。

(配图来源第七城市:位于法国巴黎的,由Philippon-Kalt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设施)

Morten Gregersen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机构变得非常现代化之前,我们在类似社区的小地方照顾病人。我们的家人照顾他们的老人,这要追溯到我们在把治疗老年人的方式制度化之前,应该想想是怎么做的。”

不过,法国目前该项目仍处于规划阶段,虽然难说它将如何更实际地发挥作用,但这是一种更人性化的方式来思考如何照顾认知症患者。

Morten Gregersen说:“你不用栅栏,也可以营造一种人们互相照顾的氛围。”

# 参考来源:Fast Company;作者:Katharine Schw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