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这是华康·恒裕福利院6位特殊的“90后”的故事记录。

已经年届90他们翻阅世纪篇章,见证百年上海。

我们这群后生们,跟随老人们的讲述,回望过去的背影,聆听光阴的故事。

故事一:哈琛文奶奶91岁

——朝鲜战场上的中国女医
1952年,刚刚从江苏医学院完成本科六年学业毕业的哈奶奶,响应祖国的号召,揣着两本医书,第一个报名跟着志愿军走上前线。那一年,她22岁,是家里十个孩子中最小的女儿。她的身高不到160,体重大约比战士背的行军包重不了多少。有一次,配合手术中的哈奶奶,刚刚切开伤员的头皮,准备取弹片。敌军的飞机扔下的炸弹就在防空洞口炸响,主刀医生慌忙躲进洞里,小助手哈奶奶连忙给伤员盖上棉被,然后自己趴在他身上,瘦小的她只能掩住战士的半截身体。哈奶奶说:“炸弹片要飞过来,棉被和我总能挡住一点,这不算英雄事迹,医生最重要的就是病人。”

哈老说,国家需要我,我就去战场!

故事二:潘成发爷爷91岁

——最嘹亮的红星

潘爷爷初中毕业,就进入当时的商业一局,中百一店的纺织品仓库做管理员,一干干到75岁退休。每天兢兢业业检测登记好每件库存,一丝不苟,波澜不惊。他说:我珍惜这个岗位,就是把它做好。音乐在从前,是一种近乎奢侈的精神食粮。在过去,没有磁带,唱片,现代的MP3更加不可能,想要听上一段流行曲只能通过大广播,而后来又有了无线电。潘爷爷年轻的时候喜欢编相声、说相声,退休后爱上了唱歌。潘爷爷说,自己没学过唱歌,就天天跟着无线电里的曲子唱唱,很是喜欢。他的老伴时常笑他发音不标准,三个儿子甚至没有,完整听过父亲唱一首歌,但是爷爷依旧哼着曲子,乐悠悠地唱着他的旋律。潘爷爷唱的就是寻常巷陌的情理,就是走过一个世纪的踏实人生。

故事三:张桂珍奶奶94岁

——恒裕巧手大明星

她有一柜子的漂亮衣服,她的白发细密如缕,梳得一丝不苟,她画的水彩葡萄晶莹剔透,她钩织的婴儿鞋子玲珑精致,她还会剪窗花,写春联儿,背唐诗,简直是明星一样的存在。张奶奶高三就被逼着结婚,从18岁到24岁,生养了四个儿女,也完成了立信会计学校的学业,公公婆婆希望她多生儿子,爸爸妈妈要她在家相夫教子,倔强的张奶奶坚持走出家门,进入上袜一厂当了一名会计。从琴棋书画样样学的大小姐,到自己洗衣做饭倒马桶的家庭主妇,奶奶的一生,就是时代海洋里,一艘随波沉浮的船。奶奶说,福也享过,苦也吃过,不要对不起国家,不要对不起别人,不要被别人笑话,人就要活成这样。

故事四:施秀芝奶奶92岁

——恒裕南丁格尔

施奶奶13岁的时候妈妈去世,是爸爸一路把她养大。小时候的她就下定决心,“虽然我是女孩子,但我要挑男儿担!”因为妈妈的患病离世,施奶奶立志要学医,她把课本中的南丁格尔作为偶像,15岁就上了上海南洋医院附属高级护校。她实习期间遇到的第一个病人,在她的精心护理下,四十度的高烧第二天就退了。她拒绝了病人塞来的钱,说“我对你好是应该的。”施奶奶工作的厂里有3000名员工,却只有6位医护人员,一个人平均要负责500名员工的健康,有一位她看下来情况异常的员工,她坚持要求他去医院检查,检查下来竟是白血病,得到了及时的医治。施奶奶说,从医三十六年来,从未耽误一个病人。回顾自己这一生,母亲早逝,爱人在35岁的时候也去世了,三个孩子全靠自己一手带大,施奶奶说自己始终以积极的心态,克服所有困难。她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活到2020年,见证祖国实现全面小康。

故事五:罗网儿爷爷89岁

——蓝色盾牌的故事

1950年,罗爷爷报名参加公安系统,一做就是40年。他一开始是户籍警,需要挨家挨户走访近一千户人家,一周七天从不休息。他拿到了第一个月48元的工资后,毫不犹豫地把其中的20元,拿给了有困难的人家。后来,罗爷爷也审讯犯人,他认真考证每一个案件的细枝末节,为不少人洗清了冤屈。他说自己没有冤枉过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逼供。这是罗爷爷一生最宝贝的蓝色盾牌,是公安部对从事公安工作,满30年的退休干部进行的表彰奖励。罗老说像自己这样的老公安,已经跟不上时代,也学不会新的办案手段,只希望过去他们打下的基础,也可以被大家珍惜和铭记。

故事六:陈镇新爷爷91岁

——我是一个兵

陈老说,1951年,我背着一条棉被,就走上了抗美援朝的战场。我热爱我们的军队,我们的党!身着军装的陈老朝气蓬勃,眼神里透着对胜利的期待,而照片背后则是1951年到1955年这段艰难又残酷岁月。1950年抗美援朝开始,大四上学期在读的陈爷爷报名参军,一心想着上前线保家卫国。陈爷爷被分配到了南京军区空军文化部,负责语文教学工作,陈爷爷总结出“精讲多练”的教学原理,评上了三等功。1963年,陈爷爷在一家商店里就职,他提出做”柜组核算”来提高效率。在他的巧妙管理下,这家商店成为了当时,上海市利润率最高的单位。军事训练、文化教育、经营商店,陈爷爷做一行精一行,总能以最快的速度适应新环境。退休之后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练书法,陈爷爷展示了自己创作并书写的对联,在养老院的大堂里、走廊里,都挂着好几幅陈爷爷写的毛笔字。

他特别介绍了这一幅:“何止于米,相期以茶”,米就是八十八岁,茶就是八十上面加个二十,108岁,意思是“何止活到88岁,我们约定要活到更大的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