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展会:
273
在长三角,我们这样养老(上)

居家养老

妥帖:红酒瓶打不开,一个电话解决

84岁的赵仲珠,家住杭州下城区朝晖六区。


去年,朝晖六区22幢开出了爱乐聚朝晖街道居家养老日间照料中心。从那以后,赵仲珠的安排又增加了一项——每周四要到爱乐聚参加歌唱团活动。


“身体要保重,但是也不害怕死亡,所以我每天都过得很快乐。”赵仲珠说,而且现在有了居家养老服务,自己的体验也很不错,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能够满足她的各项生活需求。


赵仲珠举了个例子,有一次她在家想开一瓶红酒,但怎么也打不开瓶盖。她试着给爱乐聚打了个电话,马上就有个工作人员上门,为她解决了难题,“我一个小姐妹,配药、看病,都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帮忙,她说服务很到位的。”


这几天,赵仲珠觉得脚部不舒服,除了每天在家自己泡脚,也会花上半个小时,到爱乐聚让专业人员为她推拿按摩。


不便:吃饭仍有问题

赵仲珠算是月光族。因为朋友多,她每月3000多元的退休工资,不少都花在了社交上,如朋友们家有喜事,或是去医院探病等。


在饮食方面,因为一个人生活,再加上精打细算,开支就比较少了,“以前过过苦日子,所以现在也养成习惯了,有的菜刚刚上市特别贵我不舍得吃的,大量上市便宜的时候我再买,一样的嘛。


基本上赵仲珠做一次饭要吃三顿,后面几餐就用微波炉热一下。


这也是许多独居老人就餐面临的问题。


“一个人吃,不可能做很多菜,时间长了就有可能营养不良。” 爱乐聚朝晖街道居家养老日间照料中心工作人员迟骋说,但是要在社区内开办老年食堂,涉及到场地、安全、卫生等多方面因素,确实存在困难。


去年10月,照料中心找到一家餐饮机构合作,为辖区老年人配餐送餐,但这项服务到今年1月就停止了。



“餐饮店不是专门为我们的老人服务,所以送餐时间经常有延误。”迟骋说,另外,菜价有浮动时,餐饮店将配菜进行了更改但没有及时沟通,也让老年人不太满意,所以最终双方取消了合作。


有过一次失败,中心寻找合作商更谨慎。目前,中心还是准备开办老年食堂,通过引进专业的餐饮企业,由爱乐聚进行监管,希望由此解决辖区内老年人的就餐问题。


公办——

妥帖:机构不再是“笼子”,活动多朋友多


这几天天气不错,85岁的孙金凤和朋友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今年9月,孙金凤入住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


“我是前年登记报名的,今年通知我有床位,我就住进来了。”孙金凤说。


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所处位置相对市中心,收费也比较实惠,入住轮候很火爆。目前的收费标准是,床位费每人每月850元,护理费每月310元,伙食根据个人情况购买饭菜票,行动不便的提供送餐。基本上一个老人平均每月支出不超过2000元。


“平时经常给我们组织活动,给我们看电影、按摩,蛮好的。”孙金凤说,因为各种活动,虽然入住还不到3个月,她已经结交到不少朋友。



而且,现在的养老机构不像过去对出入管理比较严格,能够自理、行动能力正常的老人,都可以随时出入。


前阵子,中心还与一家企业合作,引入了智能机器人。


“企业缺乏对养老需求的了解,而我们作为公办机构,有这个社会责任,帮助推动智慧养老的发展。”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副主任赵胡明说。


目前,机器人主要具备提醒功能,如老人有什么药马上吃完了,机器人会提醒护理人员联系家属,尽快配药;远程视频功能;娱乐功能,比如可为使用者唱歌跳舞等。    双方目前签订了1年的合作协议,希望通过实践研发出老年人最需要的机器人功能。


随着人口红利减退,机器换人的速度正在加快。


“智能机器人实际上就是推动我们的服务更加精细化,同时让我们的护理人员能腾出更多时间,完成机器无法替代的事情,实现合理分工。”赵胡明说,比如正在研发的一个智能健康监测功能,监测老年人的呼吸、心率,睡眠时翻床的次数等,“最关键的是,对失智老人是否离开床,有一个全天候的实时监测。”


研发这个功能的原因在于,中心目前的安排是,每个楼层都有一名工作人员,每小时巡查一轮。但即便这样,也很难做到实时监控。



“我们中心现在有1300名老年人,护理人员大概是220名左右,其实配备比例是不高的。”赵胡明说,而且护理人员普遍年龄偏大,超过60岁的都有,学历也偏低,“45岁以下,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护工都很难招。”


虽然目前已有高校设置了相关方向的专业,浙江省内也有相应的入职奖补政策,但短期内,护理人员短缺仍难以解决。


“我们很多护工帮老人洗澡,自己都要绑着腰带,长时间高强度的护理工作,大部分人都腰不好,落下了职业病。”赵胡明说,另一方面,帮老人洗一次澡的收费是20元。根据去年的统计,中心支出给每位护理人员一年的平均费用是6万到7万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