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展会:
273
上海老博会倒计时一个月 - 阿沐采访

Q:尽管许多业内的朋友对您和 CHINA AID 都比较熟悉了,但是照顾到一些刚进入养老行业的朋友,还是请您先自我介绍一下?


A:我是CHINA AID 承办单位上海国展的展览总监周琤瀛,我的名字比较复杂,大家都习惯叫我Kevin。我从2003年大学毕业开始做展会,一直到今天,做了各种不同行业的展览和会议。

说起来和养老行业还是很有缘分,我在2012年养老产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就主办过养老产业的论坛。2015年加入国展,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CHINA AID,让我有机会又回到了养老行业。

CHINA AID 的全称是中国国际养老、辅具及康复医疗博览会。在2000年首次举办,从英语AID这个词,就不难发现我们最早是以残疾人和老年人用品为主的展会。今年的 CHINA AID 是第十二届,将于6月7日至9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行。

CHINA AID 博览会在三天内主要包含展会、论坛活动和产业对接三大部分。


Q:展会三天时间,除了观展,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论坛活动和产业对接会,对于这两个板块,本届展会和往年的展会相比,有哪些不同?

A:今年的CHINA AID在往年基础上对于会议论坛活动做了进一步调整。

去年的论坛有一个大家普遍反应的问题,现场论坛太多,而且好几个会议同时进行,参会嘉宾有点分身乏术。还记得去年智能论坛的主持人夕悦的总经理杨云峰就和我抱怨,主持一天,自己没办法去听主论坛了。

考虑到了这一问题,我们今年在策划的论坛内容时做了相应的调整,延续了三大传统论坛:

中国国际老龄产业高峰论坛(6月7日下午)——聚焦老龄产业发展的宏观话题;

中国养老机构发展高峰论坛(6月8日全天)——关注养老机构“服务质量的提升”;

第四届老年康复护理高峰论坛(6月9日上午)——探讨老年康复的实操问题。

今年还新引入华东医院和认知症优质照护学院这两家专业机构作为合作伙伴,联合举办老年健康社会工作论坛和认知症照护国际研讨会两个新的论坛。把老年社工和认知症两个重要的议题纳入整个CHINA AID的平台,为行业提供更丰富也更专业化的内容。


Q:三个月前的陆家嘴峰会,大家应该还记忆犹新——CHINA AID刚好也是主办方之一,本次展会期间的几大论坛和陆家嘴峰会相比,有哪些不同?

A:今年3月的陆家嘴峰会是我们首次尝试在展会以外举办独立的大规模市场化的论坛,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首先,和陆家嘴峰会最大的不同就是今年CHINA AID的论坛,颐迅的杨总没有参加。陆家嘴峰会的成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杨总特别地深入行业——这一点看杨总微信的朋友们肯定会深有体会的,基本上杨总永远是在去往各类养老机构、社区的路上。经由陆家嘴峰会和杨总的合作,我们也收益良多。很多好的理念也将应用到这次我们 CHINA AID 论坛的筹备组织上。

其次,陆家嘴峰会是纯民间自发组织的,论坛内容上也几乎没有政府的参与。CHINA AID 则是政府支持的市场化运作的活动,论坛内容有一定比例政府宏观政策的体现,参会嘉宾也有一部分是来自各地养老行业政府主管部门。

还有就是,陆家嘴峰会更注重本土化实践,CHINA AID则在本土化的基础上,也体现了一定的国际化。今年论坛将有来自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和港台地区的嘉宾发言。当然海外的经验难以直接复制,我们在嘉宾选择上,更注重分享国外经验本土化的案例,而不是单纯地介绍国外的经验。

最后,CHINA AID论坛活动将更好地把会议和展览结合。除了主论坛和老年社工论坛不在展会现场,其他论坛都在展会现场举行。和在酒店相比,现场的论坛可以与展示的产品、服务进行更好的互动。比如机构论坛中的智能化内容和老年康复论坛的康复训练都可以在展区里找到对应的产品,方便进一步的沟通交流。

当然,也有一些相同的部分,比如在内容上比较好地把宏观与微观相结合。又比如两个论坛大部分的演讲嘉宾都具有一线的实战经验——CHINA AID 的大部分演讲嘉宾都是养老行业一线的管理人员,我们不搞PPT论坛,更注重实践经验的案例分享。


Q:养老产业现在展会很多,许多论坛、峰会更是多到被人笑称“疯”会。您对这种论坛会议扎堆的现实情况怎么看?

A:确实,行业的朋友们说养老行业是月月有展览、周周有峰会。尤其我记得去年下半年有一个礼拜,好像全国各地同时有四个老博会在举办,我看到一个客户在几个展会都有展台,自己没有去现场,朋友圈发出来倒是四个老博会“假装在现场”。

我们从2000年开始在这个行业里“孤独地”耕耘了十年,这种扎堆的现象大概是在2011年以后,伴随着养老产业的发展才开始的。到今天我们这个行业真正的发展也只有最近短短六七年的历史,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整个行业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发展模式,也缺乏更多的实践经验——而老龄化又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政府希望解决这一复杂的社会问题,企业希望快速进入占领市场,分享红利。而养老产业则是一个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的行业,这几年我们也见到很多企业快进快出,挥一挥衣袖,什么都没留下。

我觉得,养老产业从零开始发展,也必然会经历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展会和会议最终也会回归理性的。我们CHINA AID所要坚守的,就是为好的标准、好的模式提供好的传播平台,从而帮助更多人认清养老产业的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Q:为了保证论坛质量,CHINA AID都做了哪些准备?

A:提前确定议程内容。今年的议题和演讲嘉宾在前期提早沟通,做了不少工作。我们会在第一版议程中就把绝大多数嘉宾和演讲内容确定下来,后续仅作修改和更新。之前我们也曾开玩笑说,衡量一个论坛质量的标准是第一版议程和最终版议程的差异,差异越小,质量越高。这也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力求做到差异小于10%,这也是对我们会议的付费听众负责。

内容以实操的案例分享为主,干货更多。今年每个论坛在策划阶段,我们和行业主管部门、部分专家学者以及行业企业代表共同商量议题的方向和合适的演讲嘉宾人选。同时,我们对于演讲嘉宾也提出更为严苛的要求,希望都来自于一线的经营管理者,分享具体的案例。比如我们这次养老机构论坛几乎所有的演讲嘉宾都是养老机构运运营管理者的代表,他们将从机构标准化建设、信息化、风险控制、人才培养等不同角度分享如何提升养老服务的质量。另外,为了更好的提升会议质量,我们也婉拒了一些赞助演讲。

强化对接功能,新增多项行业对接活动。在专业论坛以外,今年我们新增了多项行业对接活动,为供需双方搭建更直接的对接平台。除了我们传统的中日对接会以外,今年将新增了养老机构与用户对接会、社区项目对接会和老年住区与养老机构采购对接会三场专题对接会。分别针对有入住需求的老年人、有社区居家项目建设需求的政府和有采购需求的老年住区开发商、连锁机构运营商,直接对接更多用户需求。


Q:本次论坛都邀请到了哪些嘉宾?

A:举几个例子吧,主论坛的演讲嘉宾有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他将分享居家养老的难点和突破;上海市民政局局长、市老龄办主任朱勤皓将深度分析上海的社区嵌入式养老模式;乌丹星老师讲从产业投融资的角度剖析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

这次还有不少海外的嘉宾:比如主论坛国际养老产业协会中国区主席Mark Spitalnik,他将以雍柏荟为例分享海外养老运营服务本土化遇到的挑战;养老机构分论坛罗格朗中国区域产品经理Jose Carlos Escamilla和香港中国妇女会安老服务总监黄耀明将会聚焦智能化系统,如何提升机构服务水平这一话题。

更多的演讲嘉宾和内容,先卖个关子,后面会慢慢对外公布。


Q:其中有些嘉宾似乎不太容易请到,您本人有特别期待听到哪位嘉宾的分享么?

A:其实说难倒也不是特别难,许多行业专家都对我们很支持,邀请的过程还算比较顺利,倒是有些小插曲可以分享一下。乌丹星老师是最早确定的演讲嘉宾。原本去年的论坛就邀请乌老师了,由于行程安排的原因,没能成行,我们就提前一年预约了今年乌老师的档期。

另外一位美国嘉宾白马克Mark Spitalnik,他是雍柏荟的创始人和CEO。雍柏荟项目2009年就成立了,我在2012年和他有过一面之缘。雍柏荟比现在几个比较知名的美国、澳洲和法国的运营商更早进入中国,而直到去年2016年该项目才正式运营。Mark比较低调,出席活动也很少。大家都非常想了解一下七年打造雍柏荟的故事。于是,我在Linkedin上给Mark发了消息,Mark立即回复,欣然答应演讲。我很期待他的关于国际经验本土化遇到的挑战的分享。

另外我们也非常期待张帅一和严栋的分享,他们分别代表诚和敬及申养——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国企大举进军养老产业。国有资本进入养老,肯定也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话题。


Q:主办了这么多年养老展,您从办展方的视角看养老行业,感觉有哪些变化?

A: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我们展会在十七年间展品的变化,从“轮椅展”变成今天的“养老展”。2010年以前,我们的展品比较单一,基本以轮椅和康复设备为主;而今天提到养老展,我们会想到生活用品、福祉车辆、信息化、适老化家具、卫浴、康复等等。各个不同的行业正在深度介入养老,养老行业的边界也开始模糊,好像任何东西套上养老的名字就能摇身一变。

另一个感触是,行业龙头企业开始显现。我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大企业在展会拿大展位的现象开始逐渐增加。这部分企业相对固定,而且他们也更重视企业形象和品牌建设。从我的理解来说,这部分企业就是我们行业发展中沉淀下来的中坚力量,他们有明确的商业模式,稳定的业务以及长期的规划。我认为这种企业的显现和成长对行业是有着巨大帮助和推动的。

说实话,我们本身并不是养老产业中的从业者,CHINA AID一直定位在服务行业,搭建平台。以上两点就是我作为一个非专业养老人士的非正式感想,仅供大家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