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JPN

媒体中心

  • 距离
    展会
  • 展会时间:
    2017年6月7日至9日
  • 展会地点: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龙阳路2345号)

陆家嘴峰会组委:开放务实,聚完即散,不搞联盟,不出通稿(下)

3月15日,今年开年的第一个重要养老论坛,也是今年养老行业最重要的论坛之一,陆家嘴峰会,将在上海召开。在峰会开始前,阿沐采访了组委会的七名委员之一,也是去年峰会的主要策划人,惠州颐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杨汪宝。以下是专访内容。

 

Q:

本次峰会的主持人、演讲嘉宾安排有哪些考量?为什么是这些人?

 

A:

主持人和演讲嘉宾的选择要考虑很多因素,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会议质量。

 

有些论坛找电视台或广播电台的主持人过来主持。我觉得这不是最佳的选择。养老论坛的主持人最好是行业内的人,懂这个行业,最好还认识演讲嘉宾和了解他们所在的单位。当然口才也是需要的。

 

这样的人不多。这次很荣幸请到乌丹星老师加入主持的队伍,她是我见到的行业内最好的主持人。其他三位主持人(王小龙、杨云峰和老韩)也都是非常了解行业的,都很优秀。

 

△ 北京寸草春晖养老机构创始人王小龙,也是去年峰会的主持人之一

演讲嘉宾要考虑的因素就更多了,这次其中一个考虑就是尽量避免和上次的重复,如果重复了必须有一定的理由。所以这次的演讲嘉宾和上次几乎完全不同。另外演讲嘉宾必须是大家认可的,而且最好比较少出来做分享。项目规划设计这样的内容因为经常在论坛上讲,也不是行业热点,这次就没安排了。

 

这次有个安排在组委会内部是有点争议的,就是我也请了几位业内的前辈参与,他们都做了很多年,不过PPT可能做得并不漂亮,口才也不一定好,但我还是坚持要请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做实事的人,也取得了相当的成绩。后进养老行业的朋友可以和他们建立联系,会后互相参访和合作。

 

这次没请学术界和理论界的演讲嘉宾,请的几乎都是行业内实操的朋友们,包括金融板块的那些公司,他们都有和养老有关的实质业务和已完成的实际案例。我觉得搞理论的人和实操的人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真正实操的人要担很多风险,压力也大。

 

这次比较少请大陆以外的演讲嘉宾,我认为中国养老行业已经过了对外国经验顶礼膜拜的阶段,事实也说明中国养老行业有自身独特的地方,不能照搬其它地方的经验和模式,必须摸索出一条中国特色的道路出来。

 

所以这次请的大陆以外的公司都是在大陆有实质业务的,只有台湾的中化照顾例外。我去年在人民大学听了中化照顾的演讲感觉很好。他们最初试图引入美国HomeInstead的模式,后来发现美国的模式不能照搬到台湾,所以终止了合作,自己探索出了适合台湾的居家照顾模式。我觉得他们的经历很值得大陆同行借鉴,这次就把他们给请过来了。

 

商业性的论坛,谁愿意出钱就让谁上去讲,我们这次为了保证会议质量不会安排赞助商上去演讲。这次峰会前期筹备期间有不少朋友毛遂自荐要求上去讲,他们当中不少人很优秀,也有一些人是我的好友,不过因为没有符合这次峰会几个专题的内容等原因而没法安排他们上去演讲。另外总的演讲嘉宾数量只有三十个左右,是非常有限的,不可能安排太多演讲嘉宾。

 

 

Q:

自己会上台演讲吗?

 

A:

我自己是不上去讲的,水平不够,怕浪费大家的时间。

 

 

Q:

问一个得罪人的问题,这些演讲嘉宾中的许多人都是您的私交好友,您最期待其中哪一位或者哪几位嘉宾的分享?为什么?

 

A:

首先必须说清楚我的私交好友是有限的。我手机通讯录里虽然有2100多个联系人,但精力有限,不可能和他们当中所有人都深交。有些人只打过几次交道,也有些只是见面的时候看起来面熟,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所以演讲嘉宾只有一部分是我的好友,还有一些只是认识,再就是朋友的朋友了。他们当中很多人的演讲我都没听过,所以我都很期待,例如远洋椿萱茂赵总的。椿萱茂在高端养老连锁方面是做得很成功,一直很敬佩,但他们极少出来分享。再比方说国开行的、日本美邸的、万科的、光大证劵的等等我都很期待。

 

 

Q:

峰会为什么选择陆家嘴,不在北京或其它地方?

 

A:

其实最初搞的时候有一些单位愿意免费提供场地,但因为不在一线城市市区,参会人数多,后勤压力大,所以放弃了。一线城市里面,南方养老相对落后,所以不考虑,最终要在北京和上海做选择。

 

建议在北京的朋友非常多(主要是北京的朋友们),不过我觉得北京交通不如上海方便,我几乎每个月都去北京,深有体会。航班经常晚点,有时候直接取消,运力紧张。

 

上海有两个大机场,航班选择很多,而且高铁动车也方便。北京有雾霾,冬天也很冷,政府还经常有活动,可能会影响计划好的安排。今年五月的一个重要养老展会就因为政府有重大活动而推迟到八月份了。所以最终选择在上海。

 

 

Q:

对于陆家嘴峰会的将来,您有哪些设想,您将在峰会中扮演怎样的角色?现在养老行业有很多联盟和协会,您会不会也搞一个?

 

A:

这次搞完了也可能就永远不搞了,或是过段时间再搞一次。

 

这次我同意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养老行业最近一年多急剧变化,很多朋友感到困惑和迷茫,想找到未来前进的方向。另外大量朋友是近期才入行的,他们迫切需要了解这个行业,和前辈们建立联系。所以这个时候搞一次行业大聚会是很有必要的。以后行业上轨道了,成熟了,没必要老是聚会。撸起袖子,埋头苦干才是正道。

 

我觉得陆家嘴峰会的其中一个精神是聚完即散,完全开放。如果搞了联盟或协会就是一个小圈子的活动,不是全行业的聚会了。

 

 

另外,它不是一个平台,没有常设机构。而是业内的一些朋友觉得大家有必要聚一聚,交流探讨一下当下的几个热点话题而临时组织的活动。需要强调的是这不是我个人的峰会,也不是惠州颐讯的峰会和几个主办方的,而是属于全行业的。

 

后面如果有朋友坚持陆家嘴峰会的精神继续弄,我可以做一个义工,在幕后义务帮帮忙,不出现在台面上。也可以不参与组织活动,只是过来学习交流。

 

我骨子里是一个技术宅男,不爱社交活动,连旅游都不喜欢,就爱安静地看看书,思考思考问题。所以搞这种大型活动对一个性格外向、热爱社交的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大大的享受,而对于我来说是个有点痛苦的过程,更多的是出于一种责任心要把这件事做好,对参与的朋友有个交代。如果只是作为观众,我应该会感到轻松很多。

 

 

Q:

好的。我没有其他问题了。请问在专访结束前,您还有什么要和大家说的吗?

 

A:

这次峰会大家的期望值都很高,组委会将尽全力办好这次活动。欢迎业内的朋友们对这次活动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可发邮件到我的邮箱: bill.yang@i-altus.com)。谢谢大家!

 

*陆家嘴峰会组委:开放务实,聚完即散,不搞联盟,不出通稿(上)

 

(来源:阿沐养老)